微型電動車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2021-05-11 17:16 微型電動車

2微型電動車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來源丨全天候見聞 作者 | 候秋蕓

上市至今,五菱宏光 MINI 累計銷量超 20 萬輛,連續 8 個月蟬聯國內新能源乘用車銷冠;根據 2020 年上汽集團財報,旗下上汽通用五菱 2020 年凈利潤 1.4 億元,相較 2019 年的 16.99 億元下跌超 9 成。五菱 " 神車 " 的大賣未能扭轉五菱利潤大幅下跌的態勢。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包括五菱宏光 MNI EV 在內的一些微型電動車,暫時已無法申請部分一線城市免費發放的新能源汽車專用牌照。

傳聞引發關注的同時,還有一個問題同樣值得思考:微型電動車到底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1

銷量影響并不大

去年五菱宏光 MINI 爆紅之后,沉寂一時的 A0/A00 級電動車市場重燃生機。

乘聯會數據顯示,2020 年全年國內新能源車銷量 116.0 萬輛,同比增長 10%,上半年增速 -43.0%,下半年增速 72.0%。

其中 A00 級電動車全年累計同比增長 62.7%,占新能源乘用車比例較 2019 年 17.3% 提升至 26.5%,今年 1-3 月這一數字更是升至 33.9%。

具體車型來看,宏光 MINI 成為當之無愧的銷冠。雖然在 2020 年的銷量榜上,11 萬輛的銷量仍位居 Model 3 之后,但要知道宏光 MINI 是去年 7 月才上市的,讓渡了大半年的市場。

上市至今,宏光 MINI 累計銷量超 20 萬輛,連續 8 個月蟬聯國內新能源乘用車銷冠。也不僅僅是宏光 MINI,其他微型電動車也同樣在新能源乘用車領域站穩了腳跟,歐拉、奇瑞 eQ、奔奔 EV 在 1-3 月的新能源乘用車銷量榜上分列第 3、6、7 位。

數據來源:蓋世汽車

微型電動車再度成為各大車企的發力點,一方面是確實存在龐大的市場需求,另一方面車企也有通過生產微型電動車來應對新能源雙積分政策的訴求。

A00 級純電車作為低速車的升級換代,在三四線城市以及農村鄉鎮的潛在增量相當可觀,120km 的續航里程也足以滿足短距離通勤及日常生活的代步場景需求,隨著售價下探至 3-4 萬元,便快速搶占了這部分市場。

去年開展的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也成為了微型電動車的東風,包括長城歐拉、寶駿、奇瑞 EQ 哪吒等車型都出現在了名單之中。

政策層面,油耗和新能源積分政策倒逼車企加速布局新能源汽車,A00 級車型作為積分低門檻車型,也成為了車企賺取積分生意的入門磚。

比如五菱宏光的大賣就使得 2020 年上汽通用五菱的新能源積分達到了 44 萬,可以用來抵扣同一集團旗下其他品牌的積分缺口。

數據來源:工信部《2020 年度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積分情況》

從上表中可以看到,長城(歐拉)、奇瑞等車企通過微型電動車在去年也收獲了數十萬的新能源積分,按照目前市場上 3000 元 / 分的價格,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另根據 2020 年五菱宏光 MINI 的銷量分布來看,主要用戶群體集中在三線及以下城市,占比達 63%,而在一線城市中,五菱宏光 MINI 的銷量占比僅為 3%,這一特征也體現在其他微型電動車中。

因此即便是上牌限制真的推出,對于相應車型銷量的沖擊還是相對有限的,更值得關注的是其釋放的政策信號。

2

有何信號意義?

事實上在 2017-2018 年間,在國內新能源車仍處于補貼刺激的階段,A00 級電動車也曾風光過,彼時銷量占據了國內新能源乘用車的半壁江山。

隨后由于補貼門檻的提高,新政規定下 150 公里以下的新能源車取消補貼,使得重度依賴補貼的低級別電動車產銷都緊急踩下了剎車,銷量占比也迅速滑落至 2 成水平。

近兩年新能源車的政策其實是在向長續航和高端化傾斜的。去年疫情壓力之下,為刺激消費、打開下沉市場,才開始出臺類似新能源車下鄉的鼓勵政策,也意外造就了目前國內電動車市場啞鈴型發展的格局。

從新能源車發展的長遠角度考慮,最終還是希望實現對于傳統燃油車的替代,在傳統燃油車時代,國內乘用車市場就已經形成了 " 以大為美 " 的偏好。

走向電動化的過程中,國內 B 級純電動車也正在逐步超越 A 級電動車,尤其在限購限行城市中這一特征更為明顯,中級別電動車在提升續航能力的同時能夠兼顧性價比,將成為車企搶占市場的重要籌碼,另一方面這也將有助于提升電動車滲透率。

目前在不少限購限行城市,新能源牌照已經相當緊俏,未來是否存在收緊的可能性也未可知。

除此之外,《純電動乘用車技術條件》修訂版或將于今年 9 月發布,其中將增加微型低速電動乘用車定義,這一政策文件可能也會對規范整個市場起到一定作用。

3

賣車利潤微薄

微型電動車的另一個問題在于,雖然銷量異?;鸨?,但實際上其利潤還是很薄的,通過走量模式難以撐起整個品牌的利潤。

以上汽通用五菱為例,根據 2020 年上汽集團財報,集團旗下上汽通用五菱在 2020 年凈利潤僅 1.4 億元,相較 2019 年的 16.99 億元,下跌幅度超 9 成,五菱 " 神車 " 的大賣也依然無法扭轉五菱利潤大幅下跌的態勢。

數據來源:上汽集團 2020 年財報

A00 級車型的價格基本是往極限推的,今年新上市的幾款車型中,凌寶 COCO 售價 2.68 萬起、雷丁芒果售價 2.98 萬、江淮推出的思皓 E10X 售價 3.99 萬元 -7.59 萬元,無一例外都是通過性價比來換取銷量,其利潤自然也是被壓榨到極致。

隨著越來越多新玩家的進入,市場競爭料將進一步加劇,本就不厚實的盈利底面臨的壓力就更大了,賣車賺的錢可能還不如新能源積分。